天竺取经历史文化ca888请说说你对慕容垂叛秦之事

  太元三年(378年),苻坚为实现统一中国的愿望,在灭凉,并代、解后顾之忧后,又经一年的休整,开始对东晋用兵。二月,苻坚派征南大将军、都督征讨诸军事、长乐公苻丕和武卫将军苟苌、尚书慕容暐率步骑7万进攻东晋襄阳,并以荆州刺吏杨安率军作为先锋。征虏将军石越率精骑1万出鲁阳关(今河南平顶山西);领军将军苟池、右将军毛当、强弩将军王显率4万人出武当(今湖北丹江口市西北);而京兆尹慕容垂则与扬武将军姚苌率军5万出南乡(今河南浙川西南)攻南阳,各军会攻襄阳(今属湖北)。

  由于晋军襄阳守将朱序顽强防御,至秦军久攻不下。后慕容垂攻克了南阳(今属河南),与苻丕会于襄阳。襄阳久攻不下,前秦朝野哗然。十二月,苻坚派黄门侍郎韦华持节见苻丕,赐给他一把剑,如果来年春天仍攻不下襄阳,令其。次年正月,苻丕在苻坚催逼下,命诸军全力攻襄阳。三月初六,克襄阳,俘朱序。苻坚没杀朱序,以其为度支尚书。

  太元七年(382年)十月,前秦王苻坚在长安(今西安西北)与群臣商议进攻东晋的事宜。苻坚此时踌躇满志,他认为前秦可以动员97万大军,并准备亲自出讨,以统一天下,朝臣多反对。苻坚本来还是比较能够纳谏的,历史文化但在伐晋这个问题上,变得异常固执,听不进任何不同意见。后来,虽然太子苻宏、释道安、宠妃张夫人、爱子苻诜以及朝中许多大臣都一再进谏,但苻坚主意既定,不为所动。时慕容垂已有二心,便力主苻坚攻晋,他对苻坚说:“弱并于强,小并于大,此理势自然,非难知也。以陛武应期,威加海外,虎旅百万,韩、白满朝,而蕞尔江南,独违王命,岂可复留之以遗子孙哉!《诗》云:‘谋夫孔多,是用不集。’陛下断自圣心足矣,何必广询朝众!晋武平吴,所仗者张、杜二三臣而已,若从朝众之言,岂有混壹之功乎!”苻坚闻后大悦,说:“与吾共定天下者,独卿而已”(《资治通鉴·卷第一百四》)。并赐帛五百匹。

  慕容垂逃出樊笼,如鱼得水。而权翼则秘密派兵在慕容垂经过的桥下埋伏,慕容垂已起疑心,自凉马台扎草筏渡河而去。十二月,慕容垂至安阳,派参军田山拿信去见镇守邺城的长乐公苻丕(苻坚之子)。苻丕闻慕容垂北来,虽怀疑其欲叛秦,但仍然前去迎接。赵秋劝慕容垂乘机苻丕,慕容垂认为自己羽翼未丰,没有同意。而苻丕也想慕容垂,后侍郎天水姜让劝阻说:“垂反形未著,而明公擅杀之,非臣子之义;不如待以上宾之礼,严兵卫之,密表情状,听敕而后图之”(《资治通鉴·卷第一百五》)。苻丕认为姜让之言有理。

  苻丕让慕容垂住在邺西,并与其想见,慕容垂将兵败之事详细告诉了苻丕。苻丕走后,慕容垂与前燕旧臣暗中联系,准备重建燕国。时洛阳附近的丁零人翟斌起兵叛秦,准备攻豫州牧、平原公苻晖于洛阳,翟斌部中有大批的前燕人,苻坚便派慕容垂前去平叛。

  慕容垂想入邺城参拜庙,苻丕不许,慕容垂便着服入城,但被亭吏阻拦。慕容垂大怒,杀吏烧亭而去。石越对苻丕说:“垂之在燕,破国乱家,及投命圣朝,蒙超常之遇,忽敢轻侮方镇,杀吏焚亭,反形已露,终为乱阶。将老兵疲,可袭而取之矣。”苻丕优柔寡断,说:“淮南之败,众散亲离,而垂侍卫圣躬,诚不可忘。”石越又说:“垂既不忠于燕,其肯尽忠于我乎!且其亡虏也,主上宠同功旧,不能铭泽誓忠,而首谋为乱,今不击之,必为后害”(《晋书·慕容垂载记》)。苻丕未从。石越出来后对别人说:“公父子好存小仁,不顾天下大计,吾属终当为鲜卑虏矣”(《晋书·慕容垂载记》)。

  慕容垂留慕容农、慕容楷、慕容绍于邺城,行至安阳汤池,闵亮、李毘自邺城赶来,将苻丕与苻飞龙之言告诉了慕容垂。慕容垂乘机以此激怒其众,说:“吾尽忠于苻氏,而彼专欲图吾父子,吾虽欲已,得乎”(《资治通鉴·卷第一百五》)!于是便以兵少为由,劝阻于河内募兵,几天时间便达至8000人。

  平原公苻晖遣使责备慕容垂,让其赶紧进兵,慕容垂便对苻飞龙说:“今寇贼不远,当昼止夜行,袭其不意”(《资治通鉴·卷第一百五》)。苻飞龙觉得有理,便同意了。一日夜,慕容垂派慕容宝率兵居前,慕容隆率兵跟随自己,并把氐兵分散编入队伍,并与慕容宝击鼓为号,一起动手。半夜,鼓声响,慕容垂部前后合击,全歼击苻飞龙与氐兵。并给苻坚写信,告诉其杀苻飞龙的原因。

  当初,其子慕容麟曾慕容垂投秦,慕容垂一怒之下杀其母,但未忍心杀慕容麟。时杀苻飞龙,慕容垂屡献计谋,慕容垂,慕容垂非常高兴,遂待其诸子一样。慕容凤及前燕旧臣之子燕郡王慕容腾、辽西段延等闻翟斌起兵,各帅其部前去归附。平原公苻晖使武平武侯毛当去翟斌。慕容凤说:“凤今将雪先王之耻,请为斩此氐奴”(《资治通鉴·卷第一百五》)。遂出兵击毛当,大败秦兵,斩毛当。 癸未,慕容垂渡河焚桥,已有兵3万人,说:“吾本外假秦声,内规兴复。者军有常刑,者赏不逾日,天下既定,封爵有差,不相负也”(《晋书·慕容垂载记》)。慕容垂留辽东鲜卑可足浑潭集兵于河内的沙城,派田山至邺城,ca888亚洲城将功赎罪起兵之事告之于慕容农等,让其起兵兵相应。时天色已晚,慕容农与慕容楷留宿邺城,慕容绍先出城至蒲池,盗符丕骏马数百匹,等候慕容农与慕容楷。月末,二人率数十骑微服出邺城与慕容绍会合,逃往列人(今市东)。

  太元九年(384年)正月,慕容凤、王腾、段延皆劝翟斌奉慕容垂为盟主,翟斌从之。时慕容垂欲袭洛阳,不知翟斌来降是真是假,便拒之,说:“吾父子寄命秦朝,危而获济,荷主上不世之恩,蒙更生之惠,虽曰君臣,义深父子,岂可因其小隙,便怀二三。吾本救豫州,不赴君等,何为斯议而及于我”(《晋书·慕容垂载记》)!慕容垂至洛阳,平原公条符晖闻其杀苻飞龙,闭门拒守。翟斌见慕容垂对自己不来归有怀疑,便派长史郭通前去劝说慕容垂,慕容垂还是不信,后郭通说:“将军所以拒通者,岂非以翟斌兄弟山野异类,无奇才远略,必无所成故邪?独不念将军今日凭之,可以济大业乎”(《资治通鉴·卷第一百五》)!慕容垂这才同,翟斌归附后,便劝慕容垂称王,慕容垂没同意,说:“新兴侯,国之正统,孤之君也。若以诸君之力,得平关东,当以喻秦,奉迎反正。无上自尊,非孤心也”(《晋书·慕容垂载记》)。慕容垂认为:“洛阳四面受敌,北阻大河,至于控驭燕、赵,非形胜之便,不如北取邺都,据之而制天下”(《晋书·慕容垂载记》)。众人同意,遂回师向东。

  故扶余王余蔚为荥阳太守,率众投降慕容垂。慕容垂军至荥阳,称燕王,封官拜爵,以其弟慕容德为车骑大将军,封范阳王;其侄慕容楷为征西大将军,封太原王;翟斌为建义大将军,封河南王;余蔚为征东将军,统府左司马,封扶余王;卫驹为鹰扬将军,慕容凤为建策将军。亲率20余万军队,从石门(今河南荥阳石门)渡黄河,长驱攻前秦邺城。

  慕容农到列人后,召集鲜卑、乌桓等部众,举兵反叛。慕容农号令严整,沿途招兵买马,攻城掠地,兵至数万。苻丕派石越率步骑兵万余慕容农,石越率军到达列人西面,被燕将赵秋及参军綦母滕击败,石越设围自守。诸将劝慕容农乘胜快速进击。慕容农认为秦军装备精良,如果白天与之交战,燕军易生惧,不如待天黑以后进攻,遂命令部队严阵以待。待到天黑,慕容农率军在城西列阵,先派400名壮士突破敌阵,大军随后冲击,秦兵大败,石越被斩,慕容农将其首级送给慕容垂。石越与毛当都是前秦骁将,所以苻坚派二人帮助二子镇守要地,如今相继被杀,前秦上下浮动。

  不久,慕容垂到达邺城附近,改前秦建元为燕元年。以前岷山公库傉官伟为左长史,肖尚书段崇为右长史,荥阳郑豁等为从事中郎,并立慕容宝为太子。慕容农也率军与之会合。

  慕容垂遂招集前燕旧将与各大军会攻邺城。慕容垂指挥大军攻城,克外城。苻丕退守中城。二月,慕容垂又率领包括丁零、乌桓等各少数民族部众共20多万人用云梯、挖地道攻城,均未攻下。遂修筑长围,与秦军相持,并把老弱转移到肥乡(今肥乡西南),又修筑新兴城,用来放置辎重。四月,燕军久攻邺城不下,慕容垂召集群臣商议对策,右司马封衡引漳水灌城,慕容垂赞同。时慕容垂打猎,于华林园饮酒,前秦知道后,派兵借袭,矢下如雨,慕容垂几乎不得而出,多亏冠军大将军慕容隆率骑兵打退秦军,慕容垂才得以幸免。七月,翟斌恃功骄纵,索求无厌。时邺城久功不下,翟斌渐有叛心。慕容宝请求将其杀掉,慕容垂说:“河南之盟,不可负也。若其为难,罪由于斌。今事未有形而杀之,人必谓我忌惮其功能;吾方收揽豪杰以隆大业,不可示人以狭,失天下之望也。藉彼有谋,吾以智防之,为也。”范阳王慕容德、陈留王慕容绍、骠骑大将军慕容农都说:“翟斌兄弟恃功而骄,必为国患。”慕容垂说:“骄则速败,焉能为患?彼有大功,当听其自毙耳”(《资治通鉴·卷第一百五》)。对其礼遇更重。

  翟斌还想当尚书令,慕容垂说:“翟王之功,宜居上辅;但台既未建,此官不可遽置耳”(《资治通鉴·卷第一百五》)。翟斌大怒,遂反,暗中与邺城内苻丕联络,又派丁零兵决堤放水,解除邺城被淹的。事泄,慕容垂杀翟斌兄弟,余者皆免。翟斌侄翟真乘夜逃往(今属)。太原王慕容楷和陈留王慕容绍对慕容垂说:“丁零非有大志,但宠过为乱耳。今急之则屯聚为寇,缓之则自散。散而击之,无不克矣”慕容垂从之。八月,翟真率部从逃走。慕容垂派太原王慕容楷和骠骑大将军慕容农率骑兵追击。追至下邑,慕容楷见敌阵不整,欲出战,慕容农认为,翟真营阵只见老弱,不见壮士,必有埋伏,慕容楷不纳,,燕军大败。翟真继续北进,直趋中山(今定州)。后翟真为其司马鲜于乞所杀。

  时前秦邺城守军长期被围,粮草渐尽。慕容垂认为:“苻丕穷寇,必守死不降。丁零叛扰,乃我腹心之患。吾欲迁师新城,开其逸,进以谢秦主畴昔之恩,退以严击真之备”(《晋书·慕容垂载记》)。燕军遂解围退至新兴城,另派慕容农到清河、平原一带征收租赋,得到大批军用物资。

  十二月,前燕帝慕容暐欲杀苻坚,事泄被杀。群僚闻后,劝慕容垂称帝,慕容垂以“慕容冲称号关中”(《晋书·慕容垂载记》)为由,未许。

  苻丕仍然保据邺城,没有离开之意。慕容垂复率兵包围邺城,只留出苻丕西走之。苻丕势穷粮竭,急忙向东晋谢玄求援。谢玄派刘牢之、滕恬之等率领2万人马救援邺城,并从水陆运米2000斛接济苻丕。

  太元十年(385年)二月,刘牢之进至枋头(今河南浚县西南)。苻丕发觉部将杨膺、姜让曾上表晋廷,许诺若晋军来援,当称臣于晋,遂杀膺、让。刘牢之获悉,徘徊不进。三月,燕军攻邺城不下,慕容垂将北去冀州,命令抚军大将军慕容麟屯驻信都(今冀县),乐浪王慕容温屯中山(今定州),召骠骑大将军慕容农回邺。慕容温派遣万余名士兵为慕容垂远送军粮,并在中山营造宫室。同月刘牢之进攻驻守孙就栅(今河南浚县境内)的后燕黎阳太守刘抚,慕容垂亲自率兵救援。苻丕闻后,乘机偷袭,但被慕容农击败。刘牢之进军交战,也被慕容垂击退,于是退屯黎阳(今河南浚县东北)。四月,刘牢之于邺城击败慕容垂,慕容垂退至新城。不久,又从新城北退。刘牢之不告苻丕,单独率兵追击,苻丕闻后,也发兵继后。时军情紧急,燕军不胜,士气低落,慕容垂认为:“秦、晋瓦合,相待为强。一胜则俱豪,一失则俱溃,非同心也。今两军相继,势既未合,宜急击之”(《资治通鉴·卷第一百六》)。刘牢之急行军200里,在五桥泽(今广北)急夺后燕战备物资时,被慕容垂打得大败,死数千人。刘牢之单骑逃走,适逢苻丕率援军来救,得以入邺城,收集散兵,军势稍振,旋被召回。时邺城守军粮尽,无力。苻丕率众西出寻找粮食。燕、秦两军相持经年,幽、冀两州发生,燕军多有饿死者,慕容垂遂农民养蚕,好以桑椹为军粮。五月,慕容垂至常山,围翟成于行唐。并命带方王慕容佐镇守龙城(今辽宁朝阳)。六月,高句丽进攻辽东(郡治辽阳东北)。慕容佐派司马郝景率兵救援,被高句丽打败。高句丽乘胜追击,连克辽东、玄菟(郡治今沈阳东)。七月,苻坚返回邺城。时余岩叛燕,自武邑(今属)北攻幽州(治蓟,今西南)。慕容垂派人至幽州告诉守将将平规:“但勿战,比破丁零,吾当自讨之”(《晋书·慕容垂载记》)。平规未听,出战,果为余岩所败。余岩入蓟,掠千余户而去,遂占据令支(今迁安西)。不久,翟成长史鲜于得斩成出城投降;慕容垂屠行唐,尽坑翟成部众。八月,苻坚为姚苌所杀。苻丕率领城中男女共6万余人撤出,西赴潞川(今山西浊漳河),苻丕闻苻坚死,遂即位。燕军也乘机入邺城。慕容垂以鲁王慕容和为南中郎将,镇守邺城,后燕攻邺城之战结束。并慕容农率众穿过蠮螉塞(今西北居庸关)北上,经凡城(今平泉南),直捣龙城(今辽宁朝阳),余岩。十一月,慕容农至龙城,就地休整,十余日后,慕容农率步骑3万至令支,余岩众震骇,不少人相继逾城投降,余岩计穷而降,为慕容农所杀。随即率步骑3万反击高句丽,大败之,收复辽东和玄菟二郡。慕容垂以慕容农为使持节、都督幽、平二州、北狄诸军事、幽州牧,镇守龙城。十二月,慕容垂至中山,对诸将曰:“乐浪王招流散,实仓廪,外给军粮,内营宫室,虽萧何何以加之”(《资治通鉴·卷第一百六》)!不久,定都中山。

  太元十一年(386年)正月,慕容垂自立为帝,改元建兴,史称后燕。“立宝为太子。以其左长史库辱官伟、右长史段崇、龙骧张崇,中山尹封衡为吏部尚书,慕容德为侍中、都督中外诸军事、领司隶校尉,抚军慕容麟为卫大将军,其余拜授有差。追尊母兰氏为文昭皇后,迁皝后段氏,以兰氏配飨。博士刘详、董谧议以尧母妃位第三,不以贵陵姜嫄,明之道以至公为先。垂不从”(《晋书·慕容垂载记》)。六月,慕容垂遣太原王慕容楷、赵王慕容麟、陈留王慕容绍、章武王慕容宙等攻秦苻定、通宵苻绍、苻谟、苻亮等部;慕容楷先先写信给众人,陈述利害,苻定等遂降。八月,慕容垂留太子慕容宝守中山,以慕容麟为尚书右仆射,录留台。自帅范阳王慕容德等向南略地。十月,后燕宦官吴深在清河(郡治清阳,今属)反叛后燕,后燕主慕容垂发兵攻打,不克。十二月,慕容垂攻吴深垒,拔之,吴深单骑而逃。慕容垂进屯聊城之逢关陂。

  太元十二年(387年)正月,慕容垂举行阅兵式。高阳王慕容隆向慕容垂:“温详,皆白面儒生,乌合为群,徒恃长河以自固,若大军济河,必望旗震坏,不待战也”(《资治通鉴·卷第一百七》)。慕容垂从之。温详原为燕臣,后降于东晋,晋任为济北太守,屯东阿(今山东阳谷东北阿城镇)。慕容垂命镇北将军兰汗和护军将军平幼率军进攻温详。后燕军于碻磝(古津渡,今山东茌平西南古黄河南岸)西40里处渡过黄河,慕容隆率大军于北岸列阵以待。温详部将温攀、温楷见之即逃往东阿,平幼部追击,大破之。温详携家人夜逃彭城(今江苏徐州),其部众3万余户向后燕军投降。此后,慕容垂以太原王慕容楷为兖州刺史,镇守东阿,以加强该地。

  太元十三年(388年)二月,翟辽遣司马眭琼向后燕谢罪,慕容垂认为其反复无常,斩司马眭琼。翟辽遂自称魏天王,改元建光,并置百官。三月,慕容垂以太子慕容宝录尚书事,政事都让其处理,自已则总大纲而已。四月,慕容垂立夫人段氏为皇后,以太子慕容宝领大单于。追谥前妃段氏为成昭皇后。八月,燕护军将军平幼与章武王慕容宙共同发兵攻打吴深,吴深败走。九月,张中攻广平(今鸡南)、王祖攻乐陵(今山东乐陵南),燕高阳王慕容隆发兵攻讨。至十二月,太原王慕容楷、赵王慕容麟与慕容隆三大军会师于合口(今市西南),攻张申。王祖为救援夜袭燕军,遭燕军反击大败而逃。慕容楷和慕容麟继续张申,慕容隆与部将平幼兵分两乘夜追击,及至天明,后燕军大获全胜,将所斩首级悬挂于张申阵前。张申见大势已去,遂缴械投降,王祖亦归降。次年五月,清河民孔金斩吴深,将其首级送中山(今定州)。

  太元十四年(389年)正月,慕容垂召慕容农为侍中、司隶校尉。以高阳王慕容隆为都督幽、平二州诸军事、征北大将军、幽州牧,建留台于龙城,以慕容隆录留台尚书事。又以护军将军平幼为征北长史,散骑常侍封孚为司马,并兼留台尚书。

  太元十六年(391年)正月,鲜卑贺兰部贺讷、贺染干兄弟为争夺本部权而发生内乱。鲜卑贺兰部世代居于阴山(今阴山山脉)之北。代王拓跋什翼犍时,其豪酋贺野干为东部大人,嫁女于什翼犍世子拓跋实,生遗腹子涉圭(即复国建魏的拓跋硅)。后什翼犍为其庶长子所杀,国中大乱。拓跋硅往依其舅父贺讷处避难。另一舅父贺染干,颇嫉拓跋硅,屡欲攻杀之。太元十一年(386年)正月,拓跋硅在贺讷及诸部大人拥戴下,即位于牛川(今乌兰察布盟内塔布河即锡拉木林河),重建代国,改国号为魏。贺染干与其兄贺讷争夺对本部的权,互相举兵相攻。而后燕及匈奴刘卫辰又极力与魏争夺对贺兰部的控制权。太元十五年(390年),刘卫辰派军攻贺兰部,拓跋硅出兵击退之,迁贺讷部众于魏之东境,与后燕毗邻。慕容垂乘机对贺讷,诱逼其叛魏降燕,封为归善王。贺染干闻讯,颇嫉其兄贺讷飞黄腾达,谋攻杀而代之。正月,贺染干与贺讷举兵相攻。拓跋珪请后燕之。四月,后燕镇北将军兰汗率兵大破贺染干于牛都(其地在牛川,放牧谓之都)。六月,慕容垂遣赵王慕容麟率军击贺讷,生擒贺讷于赤城(今托克托县东南黄河西岸),降其部众数万。后燕主慕容垂命贺讷,并还其部众于原地,而徙贺染干及其部众于中山(今定州),完全控制贺兰部,并用以牵制北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