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庆起义庾亮步步紧逼 地方“军阀”苏峻举兵

  王冠324年,王敦之乱被平定;仅仅过了三年,327年,东晋又发生苏峻叛乱。对于脆弱的建康来说,曾经的伤痕还没有弥合,又来一刀直刺胸口,低头看到了晃动的刀柄、喷涌的鲜血。

  与志在天下的王敦相比,苏峻是个气十足的军阀。放火是他的特长,独霸一方是他的理想,谋反是走投无下的狗急跳墙。拿着一把刀,在后面疯狂追赶的人就是庾亮。

  平定王敦之乱时,苏峻立了大功,被任命为历阳(今安徽和县)内史(和太守平级),相当于市级干部。拥有精兵一万人,武器装备十分精良,属于王牌师的配置,是东晋在江北抵御匈奴的一道坚固的屏障。

  苏峻本人凶悍好战,手下也是一帮要钱不要命的流民。明帝为了剿灭王敦,不得已借用这支“雇佣兵”,但留下了深深的隐患。

  苏峻本来是个“土鳖”,山沟沟里出来的“寨主”,带有一点自卑心理。但在建康危难时,他拍马赶到,绝杀救主,才知道神圣的京师骨子里是多么脆弱和。

  当他兵返历阳后,头上多了一道“功臣”的,更加狂妄。是立过大功的,就是这块地盘上“土”,朝廷里的哪个龟孙子也别来动他心思。什么忠孝、都去他娘的。手上有杆枪、脚底有块地、嘴里有肉吃、怀中有女人,就足够了。

  一些朝廷要犯、亡命,为了躲过的追捕,都逃到他这里。在苏峻眼中,都是一个个江湖好汉啊,我的好哥们,全部收拢,也不朝廷。

  他养的人越来越多,军队越来越庞大,费用从哪里来呢?苏峻的理由自认为正大:我是国家的看门狗,朝廷当然要出军费。

  中央一开始还能他,但苏峻的胃口越来越大,建康运往历阳的货船连绵不断。只要稍有迟缓,苏峻就写信痛骂主管的大臣,言辞相当。

  司马被庾亮杀掉后,有个部下叫卞阐,混乱中逃跑。无可走,知道苏峻那里是安全的港湾。于是跑到历阳,在苏峻的下躲了起来。

  此时温峤出镇江州刺史,防守建康西边;庾亮又让弟弟庾冰任吴国(吴郡、今苏州)内史,镇守三吴地区;驻守淮北的郭默于庾亮。

  明帝时,王舒任湘州刺史,庾亮把他调到中央。此时,又任他为会稽(今浙江绍兴)内史。这其中也有王导的运作,ca888因为他已经感觉到空中沉沉的黑云飘来。能有一个王家的人任地方大员,而且远离建康,一旦有变,可以当作最后的避难所。

  一套完整的准备动作完成,庾亮认为建康的防守已密不透风,无懈可击。决定撕破脸皮,给苏峻点颜色看看,征他到建康做官。

  庾亮不理会,在朝中征求意见,大多数人反对,但不敢辩驳他。温峤听到消息后,接二连三写信劝他收手,庾亮不听。

  苏峻听到消息后,赶紧派人到建康去,说:如果朝廷让我胡人,不论远近,我都义无反顾;如果让我到朝廷做官,我是不会答应的。

  327年,朝廷下诏书,先是把苏峻大大地表扬了一番,称他劳苦功高;接着通知他回建康,任他为无的大司农(管理国家仓库),加散骑常侍(国家顾问)。命令他的弟弟苏逸代替他统领军队。

  苏峻上表说:以前明帝亲自拉着我的手,命令我北上讨胡。现在中原还没有平定,我怎么能够回去呢?我请求让我到青州的一个小郡去,我继续为朝廷效力,抗击北方的敌人。

  苏峻终于,失去。对来使说:朝廷既然说我反,我就肯定活不了。我宁可站在山头遥望,也不愿意蹲在遥望山头。以前国家危如累卵,不是我就不能渡过危机。现在兔死狗烹,法庆起义想要杀我了吧。不过对那些要害死我的人,我当以死相报。

  苏峻是打仗出身,上没理想,军事上并不含糊。他估量了自己的实力,没有十足把握。放眼北方,他找到了盟军祖约。

  326年时,后赵石聪进攻寿春(今安徽寿县),祖约多次向朝廷求援,庾亮拒不发兵。在庾亮看来,京师的兵力本来就不足,根本救不了。

  等到石聪回北方后,朝廷商议在涂水(今滁水)建一个大坝。不得已的时候,毁掉大坝,让河水泛滥匈奴兵的进攻。但是一旦淹没,寿春在河水北面。祖约一听这个计划,至极,说:这是朝廷不顾我的,想抛弃我啊。

  祖约军中也有个算命大师叫戴洋,他个子矮,又长得丑。名气不及郭璞,但也算准了许多大事。他劝祖约:苏峻必败,但初起时无人可挡。你可以表面上和他联合,内部,等待变化。

  两支叛军都很强悍,但建康并没有致命的破绽。然而庾亮是失误连连,让人扼腕叹息。懂他的人明白他是愚蠢,不懂他的人以为他是。